「ガリレオ」対談‧前編:福山雅治(湯川学)x柴咲コウ(内海薫)
http://www.fujitv.co.jp/galileo/sp_taidan/index.html





──當聽到這個企劃的內容時,柴崎小姐有什麼想法呢?

柴崎:以前我也曾在各種場合表示過,我相當喜歡東野圭吾老師的作品,所以這次能夠演出我非常高興。不管是『偵探伽利略』、『預知夢』、『嫌疑犯X的獻身』我都讀完了,相當令人興奮。接下來就是期待電視劇將會如何改編、以及使用原作中什麼樣的題材。



──對兩位而言,東野作品的魅力為何?

柴崎:他的作品針對世間矛盾以及陰暗部分的描寫相當拿手,不過這不是批評,這樣的內容可以引發我們相當深層的思考,也會與自己內心黑暗的部分產生共鳴…例如『白夜行』,那種衝擊和陰暗,即使到最後的最後依然黑暗,但卻不會滿心絕望或失望。倒不是會像全身湧出氣力一樣的振奮,而是可以找回自己的力量…。我覺得東野老師的作品真的擁有相當不可思議的力量。這次的『偵探伽利略』,雖然總是突然找到犯人一般結束,故事都在一話內完結,但那些抱恨而殺人的嫌疑犯們,卻不能讓人以「犯人好可憐」來一語帶過。被衝動所驅使的犯人,其實是有什麼難處或困境而使他不得不為,沒有那種令人咬牙切齒的惡劣、或是乾脆結束的爽快,這部分我相當喜歡。

福山:我今天有幸在一項採訪中和東野先生對談,東野先生不管對任何事情都抱著「為什麼這個會這樣?」的好奇心…。這是相當科學的態度,他本人曾經從事工程師的工作,對物理學也相當熟悉,對各種事物都喜歡以物理的角度建立假說而後檢證。今天的會面中我也了解到,在某個部分上,被稱為"偵探伽利略"的湯川學,形成其人格核心的就是東野圭吾先生本身。他自己也表示「湯川是他所憧憬的人生之一」,所以透過今天的對談,我覺得湯川其實也是個充滿人性的角色。小說中所描寫的湯川,多半稍微控制了那種人性的味道,不過那種相當程度的正義感、像少年一般「這是什麼?」、「那是什麼?」地充滿旺盛的好奇心…這些特質都根植於他的底部。和原作者見面討論作品的內容,就像窺探魔術背後的手法一樣,雖然會小小地擔心這樣是否會有不好影響,不過和東野先生實際見面並談論後,反而會對湯川學這個人、以及這個角色有更深入的了解。



──那你認為往後該如何詮釋湯川學這樣的一個角色?

福山:形成人格的正義部分、以及好奇心旺盛的單純部分,這些核心特質該如何表現呢…。這回拍攝開始之前我也事先預演過,以便在拍攝時配合西谷導演的演繹形式。當然還要加上和薰這個角色的互動,並發酵出化學反應,我會根據這些狀況來調整演出的方式。



──柴崎小姐又是如何呢?

柴崎:早先閱讀腳本時,總覺得很難定下方向…,就像看漫畫時會在腦袋中想像一樣,不過這次卻很難聯想,不知道該如何轉換成具體的形象。不過在讀過原作小說以及不斷排演後,覺得薰是個自然不造作的角色,和特徵過剩的湯川截然不同…雖然會覺得很普通…就是個一般開朗、潑辣、且擁有正義感的女性。抓住了這樣的感覺,要是能夠無須矯揉、直接地表現出來就好了。薰有許多機會和犯人接觸,就算是一個人的時候也會與許多人有所關聯,在這一來一往間必須表現出薰的性格。與其一開始就定義「薰就是這樣的人」,還不如不經意地流露出個性。像湯川根本就是個怪咖(笑),被稱為"怪人伽利略"的人,可以讓觀眾第一眼看到就覺得「這人好有趣啊」,是個相當具有特色的角色,但薰卻不是如此。



──福山先生認為湯川是怎樣的一個怪人?

福山:湯川是個某部分特化的人類,不管是作比喻、或是與他人溝通,除了自己所擅長的領域之外,其餘一概無視,也因此才會被稱作怪人。每個人多少都有這樣的特質,從事特殊的行業,在某部分能力特別出色的狀況下,都免不了有可能會被其他人講成或想成這種樣子,因此我認為湯川並不是什麼怪人。

柴崎:以福山先生的外表來思考的話,講出這樣的台詞、或者在事件明朗後興奮的樣子,光這些部分就十足地充滿特色(笑)。不過這世上那麼多怪人(笑),寫作的人也有寫作人的特徵…,就因為如此都通通被歸類為「變態!」的話…。

福山:不是變態喔(笑),我要糾正一下(笑)。

柴崎:(笑)抱歉。我們不會用這種方式來鑑定自己,不過和這類型的人相比,湯川的確是比較特殊的一種人。

福山:當然,因為他只是對自己所喜愛的事情追根究底。從另一個角度想,湯川也不過是和一般人走不同的道路而已,就像甲州街道和青梅街道、目黑通和中原街道一樣,除此之外幾無差別…。



〈接後篇〉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ashis 的頭像
arashis

華麗なるまぼろし

aras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