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+act 2007 Vol.10】

感謝Y.P.さん熱情提供雜誌拍圖!
真是太感激了,裡面好多訪談喔~A_A
看起來有點困難,畢竟是雜誌,潤稿比較詳細,
如果有翻譯不恰當的地方請告訴我!





 北村一輝的輪廓很深。彷彿以群列出各種感情的戲劇泥封住的臉龐。一觸就會被刃傷的銳利殺意,為了在履薄冰一般的世界上嶄露頭角所構思的策略,還有24小時向四面八方放射最強之男的性感…。男公關、將軍、頂尖醫師、黑道,不管是哪個角色,只要由這個男人詮釋出來,必定使得擁有這角色的戲劇更加深刻。
 他所主演的最新作品是『龍が如く 劇場版』。改編自電玩的腳本,具有壓倒性的張力。岸谷五朗是成天揮舞金屬球棒的怪獸組長,サエコ會一邊「呀哈哈!」地笑一邊開槍,荒川良々則飾演絕不洩口風的情報屋。這真是太棒了!不是嗎!?而導演三池崇史則以超越『殺し屋1』和『新‧仁義の墓場』,傾盡全力將本劇電影化。在三池世界的中心,北村一輝散發全身魅力矗立其中,飾演傳說中的極道‧桐生一馬。這真是太棒了!不是嗎!?



──請告訴我們決定演出的原因
只要是三池導演的作品,就一定要演出。其實原先一開始是不挑劇本的。

──不挑作品的理由是?
只要能得到工作就要心存感激了。況且挑工作的話演的角色就會失之偏頗,反而窄化自己的可能性。只選擇好作品也是一個方式,但是如何讓難以理解的作品讓人看了覺得有趣,這就是我們演員的工作。演員生涯剛開始時,出場機會往往少得可憐,對於能否在豐饒的條件下一輩子走演員這條路相當悲觀。現在不挑作品或許是因為過去這個原因吧。

──與三池導演在97年的『岸和田少年愚連隊 血煙り純情篇』等,從早期開始就合作過呢
那時候從三池導演那裡得到很多機會,也演出了許多足以成為轉捩點的作品。光是如此,就讓我獲得了100%以上的安心感和信賴感。並且也時常獲致100%以上的結果。因此與三池導演合作的時候,安心之餘也會努力完成自己該作的事。

──三池導演的導演方式如何?
十個人就有十種導演的方式。三池導演對人真的很好。面對任何問題,都能以適當的回答、自信和考量來應對。我想不管是哪位演員都會說與三池導演共事相當愉快。只要接觸到那種個人魅力和豐富想法,腦中就會浮現「會變得如何呢?」的想法。即使如此,三池導演仍會表現出超越想像的作品,這就是為什麼受人喜愛的原因。

──與三池導演這樣的導演多次合作,會不會因為想讓人看到自己的成長而產生壓力呢?
不會耶,我還蠻喜歡這樣的。讓大家看到更好的作品,不是我的工作。那是導演和攝影師以及眾多幕後人員的工作。我只要思考如何演出腳本所寫的部分、以及如何表現感情的部分就好了。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剩下的就交給拍攝人員。電影並非僅由演員的演技決定好壞。

──那麼,閱讀腳本後的印象是?
比起單看腳本,還會思考原作電玩和腳本該怎樣結合、以及想要導演如何詮釋等等。

──有去玩過原作的電玩嗎?
有玩過喔。平常是不會去玩的,因為這部電影的關係才有機會去接觸。

──玩過遊戲後的感想?
好難(笑)。影像非常纖細且寫實,品質很高。常常和導演討論該如何超越這樣一個境界。但是遊戲是遊戲,我們只要傳達電影的魅力就好了。因此這部作品並不僅止於所有角色原封不動、僅將遊戲實物化的電影。我們想要將電影本身加成的魅力傳達給觀眾。這樣的話玩過遊戲的人必定會期待電影,反之也希望觀賞過電影的人也會想要進入遊戲的世界。希望能夠成為這樣充滿魅力的作品。

──有參考電玩版的桐生嗎?
除了要像遊戲中的桐生,還必須表現出真人的魅力。桐生這個人,並不是個突出的角色。比起來週遭的人物印象還比較強烈(笑)。因此如何表現出存在感是個重要的問題,單單像電玩的角色是不行的。首先會從髮型和體型開始思考。頭髮就像這樣的長度,當戰鬥的時候瀏海垂下來,看起來就會很性感。然後為了讓體型看起來很堅實,有稍微鍛鍊過。即使如此下半身還是太細瘦,必須捲上兩三條的浴巾。遊戲有年齡限制,但是電影並沒有。必須思考小孩子觀賞時能夠否感受到主角的英雄性。

──三池導演有沒有對桐生這個角色作說明?
帥就好啦?這樣(笑)。但是帥氣也有分很多種,外表的帥是有極限的。我想要讓觀眾看完電影之後,能夠說出桐生好棒這樣的話。

──可是好像曾經說過「骨頭快散了」這樣的話呢
骨頭快散了啊,真的(笑)。就算到了現在,手還是不太能抬。打鬥的對手不是只有演員而已,也有許多像是職業摔角手等等。要把幾十甚至幾百公斤的人摔出去,會用到許多平常不會用到的肌肉,而且必須不斷重複。不過說成「骨頭快散了」是有點誇張就是了。

──還講過「累到不能站」
老實說是沒有到不能站的程度啦,只是想說這樣講似乎比較好(笑)。但是因為在無法想像的高溫中,在密閉空間裡打鬥。站著而已汗水就會啪搭啪搭流下來這種程度的高溫,還有從上方而來的照明,穿著厚重的西裝,還要捲著浴巾。但是因為是喜歡的事情所以不會感到疲倦。就像是小孩子即使很累了,但還是不睡地一直打電動那樣的感覺。

──好像回到小男孩時代的感覺
拍攝時常有這樣的感覺,因此就算拍到半夜也無所謂。我果然還是很喜歡這個工作呢。

──看過自己拍的動作戲了嗎?
只看了一點點。嚴格來說是幾乎沒看。第一次第二次看會檢查自己的表現,看完首先就感到憂鬱。每次看自己的作品,從不會有「好棒!」這樣的想法。

──如果所有電影或電視劇看完之後都這樣,那北村先生…
…很陰沉唷。

──講這種話好嗎
真的很陰沉呀(笑)。

──『日本黑社會』(99年)這麼久以前的戲,自己看完之後也會憂鬱嗎?
能夠看過那時候的戲還真了不起。以客觀的角度看電影,必須屏除感情來觀賞。但是身為演員還是有欲望,所以剛開始的時候多少還是會找自己演出的部分來看。然後就會陷入沉重的憂鬱(笑)。

──自我檢測過後,看到自己的表現不錯不會感到高興嗎?
不會。

──咦咦!?
不會。絕對不會。

──那在拍電視劇的時候,會一面從監看螢幕檢查自己的演出,一面拍攝嗎?
就算是電視劇也不會檢查。從攝影機檢查的話,就會在意自己的拍出的樣子,變成在看自己演戲。雖然演那種注重外表的角色就會不斷確認,但是在這之外,就不是我的工作了。我會全權交由攝影師和燈光師處理,我不過是其中一個素材。現在如果演更帥的角色,我也不會改變態度。

──難道不想要讓自己外表拍起來更好看嗎?
這當然會啦。雖然會這樣想,但是卻不會去干涉。與其想著自己看起來怎樣,還不如交給專業的去判斷絕對會更好。雖然有時候也會提出「如果這樣會不會比較好」,但是絕對不會採用我的意見(笑)。

──這是累積過去經驗所產生的想法嗎?
拍攝的時候可以從此處約略看到自己的樣子,雖然可以了解自己臉部的強弱表現,但是非必要不會這樣做。特別是電影的場合,觀眾必須在黑暗的電影院中觀賞,他們和螢幕中的演員就像戀人之間的關係。就算不看到臉,也可以知道是不是在發脾氣。要表現憤怒,不需要碰碰地敲椅子的手把,只要利用眼神細微的變化就足夠了。電視的話就必須用說明的方式演出,舞台劇就更需要大動作來表現,必須視當時狀況或舞台的尺寸來決定演出方式。

──所以相較於舞台劇和電視,對於電影的喜愛就不會那麼強烈了是嗎?
當然還是喜歡電影,並不會因此而挑剔。演戲的場所各式各樣,也有各種規則。每個場合都有各自的優缺點,不過總歸都是在演戲。雖然技術上有所差異,但是不管哪邊我都喜歡。

──近幾年在電視上的曝光度增加了,走在路上週遭人的反應有沒有不同呢?
變很多呢。雖然看起來很麻煩,但是其實我還蠻高興的(笑)。不過就算高興,實際上還是有所困擾。這樣我就不能作壞事了咧。

──困擾的部分居然是這個?
(笑)。但是如果會為這種事感到困擾,還不如不要做這個工作。其實也是我自己想變成這樣的呀。

──接了兩部冬季檔連續劇,應該相當忙碌吧?
很忙唷,很忙。當然也有只接一部戲就說很忙的人,但對連軋五部戲的人而言只有一部是很閒的。所以只要改變價值觀就好了嘛。也許在一般觀念下這種狀況稱為忙碌,可是不要把自己框限在「普通」的觀念中。在這種情況下也要竭盡全力去努力。不過像現在這種一次接一堆工作的狀況並不是什麼好現象就是了。

──現在有想要奮力工作的想法嗎?
去年和前年接了很多工作,07年想要稍微一項一項來努力。吃很多肉也會想要吃青菜,偶而也會吃吃馬鈴薯(笑)。不要整天只想掙飯吃,有時候也要看看其他地方,或想想別的事情。因此要是有完全不同的話題進來,也許會覺得「啊,這個好有趣!」的想法也說不定。07年也會演出許多舞台劇呢。

──意思是說也想要做做看演員以外的事情嗎。比方說綜藝節目啦
不太想要作綜藝節目耶。

──那唱歌呢
如果人生還能再有一次,我想唱歌(笑)。

──欸,這個,我以為你很喜歡演戲
喜歡的程度嘛…怎麼說咧。說喜歡是喜歡,但是講到「戲劇…」啦,或者是「演員這工作…」啦,我不喜歡這種灰暗的講法。我是很喜歡演戲,但是卻不喜歡老是跟別人講喜歡這回事。會跟人家講的這種人,因為覺得講了就會令自己安心,不斷說服自己「我就是這樣!」。每次看到這種人,就會有「既然喜歡就去作啊!」的想法。就算實際去做之後卻不受歡迎,至少也比嘴上講講好得多。

──批判電影也是一樣的道理
評論家嘛。

──我也曾經像評論家一樣談論過電影
是沒錯,也有不少這樣的人。但是也有一些屬於「只做不說」的人。畢竟是自己喜歡的工作,即使聽到評論家口無遮攔地高談闊論,仍然做好自己的本分事。這樣才能得到他人的認同。

──挺有平常心的嘛
才沒有呢。有時候聽到評論家的批判,還是會「啊啊~」地感到沮喪。會想說是不是表現得很糟糕,但是就算真的搞砸了也無能為力。畢竟只要在眾人面前曝光,就必定會遭受議論,沒錯吧。因此與其為這種事情爭辯,還不如拿出更多精力來努力。這樣肯定更加有趣。

──這股精力對北村先生而言,就是所謂的戲劇吧?
沒有到稱為戲劇的程度,但總之我就是喜歡創作。演出作品,給別人觀賞。我喜歡這種娛樂他人的工作。

──這就是身為演員的喜悅之處嗎?
不僅止於此,但是佔了很大一部分。

──但是自己看了之後卻會感到沮喪耶?
會沮喪(笑)。

──演戲的時候會有充實感嗎?
比起實際演出,我更享受一個人思考如何演出的時候。旁人眼中可能是最無聊的一個部分吧。在拍攝中間完全不會有快樂的感覺,而是驗證之前所思考的東西何者才是正確答案,就像考試一樣。用這種方式完成一部作品,然後給觀眾欣賞,如果獲得好評才會感到愉悅。中間的那段過程,戲劇的拍攝本身真的是相當困難。

──這麼說塑造角色是很快樂的。那麼事前的準備,通常是怎樣進行的呢?
就只有閱讀腳本而已。讀完之後就發呆。一邊做飯或是一邊泡澡等等。比方說,在黃色的房間思考,和在全黑的房間思考,發想就會有所差異。不過我會順其自然,如果得到任何提示,就會覺得很幸運。

──那麼理想中的戲劇演出是?
理想的話,希望聲音低一些、看起來俐落一些、伶牙俐齒一些、能夠用臉部表情來演戲。但是這樣一來,如果不整形的話是辦不到的。

──那別人不也一樣嗎
對啊,就是這樣。但是其他的演員擁有自己所沒有的部分,可以表現本身的全副魅力。這是無可奈何的。當然,我也只能用現在這樣的自己去表現。

──以這樣的自己,作為目標的戲劇演出是?
從一個接受的角色,轉變為可以回應他人的角色。「自然」或者「容易理解」等等。導演所要求的部分,不管在何種狀況下都可以應對,才是專業的演員。因此我不會固執於自己的想法,能夠順著他人的希望變通是很重要的。不是說要捨棄全部的自己,而是在攝影機面前如何放下自己。但是沒有擁有的部分,就無法捨棄。因此在私底下也必須掌握好自己的想法,在鏡頭前才能徹底丟棄自我。能夠成為這樣的演員是最好的。



這大概是除了作業之外,我翻譯過最長的文章了吧 XD
看起來Kazuki還是個蠻愛說教的人咧~(爆)
很多事情上都有不追隨潮流、自己獨特的觀點。
能夠認識這樣的北村一輝,身為fans真的很幸運呢~

arash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2)

發表留言
  • p
  • 噢噢噢噢!!

    喝水照...好...好萌~~(毆飛)
    版大辛苦啦~~(抱)←被踢走XD
  • p
  • 認真地看完...

    他真的是很直率的人啊...(淚)
    對於他看完自己的演出會沮喪覺得頗有趣+好笑:D
  • arashis
  • Kazuki真的很可愛 :P
    這也可以看得出來他是個追求完美的人.....
    太容易憂鬱了對身體不好唷~XD

    於是我每次只要看到Kazuki的戲(尤其是武打鏡頭)
    就會忍不住想像他沮喪的樣子.....(*´д`*)ノシ/comfort
  • Y.P.
  • 感謝版主的費心的翻譯! ^^

    Kazuki真是個內向又熱情的人啊!
    很容易就多愁善感耶...
    但是要學會在鏡頭前"放棄自我",實在不知要經過多少歷練才能成就呀?

    聽過Kazuki的歌聲(很可愛喲!)
    不用等下輩子,現在就可以出專輯了啦!(我一定會去賣的!)...呵呵^^
  • arashis
  • 哇啊!在哪裡聽到的呀?
    好想知道Kazuki的歌聲是怎樣子 A_A
    既然會說再一次機會希望能當歌手,想必實力應該不差吧 XD
  • yussi70x
  • 喔喔!!!arashis大大辛苦啦!!!

    我蠻好奇kazuki心目中的理想演員是誰呢?
    我覺得他說的那些能力~他也不見得作不到說XD
    他大概就是外貌受限制
    或是無法成為很討好觀眾的那種演員吧

    kazuki不要沮喪嘛
    (雖然覺得他說這話很可愛=ˇ=)
    還是有很多人很期待看你的戲阿!!
  • arashis
  • 會想戳戳看。(喂)

    我覺得他的外貌也沒太多缺點,甚至可以說,
    充滿了獨特的個性魅力 (羞)

    早年演藝之路發展不順遂,對Kazuki的人格陰暗面影響蠻大的。(笑)
  • Y.P.
  • "日本黑社會-Ley Lines"裡,Kazuki有唱一首兒歌!

    某種"動物"那好像有...^^
  • arashis
  • 喔喔,感謝!
    之後去找找 A_A
  • arashis
  • 我實在是不會用"動物".....T__T
    而且用搜尋功能也找不到 @@"

    頭昏昏中 Orz
  • Y.P.
  • 搜索打英文-"Ley Lines"
    會出現很多檔案,點選其中檔案名稱有Ley Lines(1999)Takashi Miike的字樣。

    忘了說明,這部是無字幕的,且要下非常非常久...可能因為是影展片,比較冷門...
  • arashis
  • 喔喔,出現了!
    原來要用英文去搜尋呀....

    感謝說明!
    現在正緩慢進行中~~XD